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神戶制鋼丑聞:“日本制造” 神話再遭重創
發布時間:2017-10-27

  日本第三大制鋼企業神戶制鋼數據造假丑聞最近不斷發酵,相繼遭到歐盟航空局的“封殺”和美國司法部的調查,同時引發各國對曾經處在神壇上的“日本制造”產生懷疑。


  神戶制鋼淪陷

  繼三菱篡改汽車燃效數據、高田篡改安全氣囊測試數據后,百年老店日本神戶制鋼成為第三家曝出篡改多項產品出廠數據丑聞的日本企業。

  神戶制鋼創建于1905年,主要生產具有特殊用途的高附加值產品,世界頂尖的特殊金屬材料,幾乎都出自神戶制鋼。材料、機械、電力是其三大主要業務,全球多數大型制造企業以及軍工企業,都是神戶制鋼的客戶。據神戶制鋼稱,世界上每2輛汽車中就有1輛使用該公司汽車閥門彈簧用線材,其汽車鋁板材占日本市場50%份額,鐵路車輛用鋁型材占日本市場最高份額。


  10月8日,這家公司承認,旗下工廠及子公司涉嫌大面積偽造鋁、銅制品的有關數據。神戶制鋼副社長梅原尚人當日在東京召開記者會上表示“深刻反省,表示歉意。”聲明說,今年8月底公司內部調查發現,旗下3家工廠和1家子公司長期篡改部分鋁、銅制品的出廠數據,冒充達標產品出售。過去一年中,涉嫌造假的產品包括鋁制品約1.93萬噸、銅制品約2200噸、銅鑄件約1.94萬件。梅原還稱,工廠“存在完成出貨目標的壓力”,但否認有來自總部上層的違規指示。

  隨后,問題產品范圍進一步擴大。10日,神戶制鋼內部調查顯示,除鋁、銅制品外,其鐵粉產品也存在數據造假問題。

  10月11日晚,神戶制鋼召開記者會,承認用于制造液晶屏的合金產品也存在數據造假情況。

  10月12日,神戶制鋼社長川崎博也公開致歉,稱造假產品流入約200多家境內外企業,違規行為可追溯至十年前。

  10月13日,神戶制鋼又稱,新發現了涉嫌不正當行為的9類鋁、銅、鋼鐵線材、特種鋼等產品,共計11000噸。川崎博也承認,除日本本土公司外,其在泰國、中國和馬來西亞等國家和地區的子公司也有數據造假問題。

  10月20日晚間,深陷造假丑聞的神戶制鋼召開了新聞發布會,承認公司在近期自查過程中,又發現了新的違規行為。


  集團下屬的多家子公司、一線工廠都存在篡改、瞞報、捏造質檢數據的情況。其中,從事金屬厚板加工產品的子公司篡改包括厚度在內的產品出廠數據,并將不達標的產品提供給了客戶。神戶制鋼相關負責人在記者會上還透露,日立等多家客戶企業已要求其承擔更換問題產品所需的相關費用。此外,公司還新設了由第三方組成的“外部調查委員會”,就是否存在違法行為展開進一步調查。


  據日本《朝日新聞》報道,2006年,神戶制鋼旗下兩家煉鐵廠就被曝出排放廢氣不達標,且篡改排放廢氣數據欺騙當地政府。其中之一的加古川制鐵所,利用這種手法已經有30年之久。

  由于無法弄清篡改鋁制品、銅制品等性能數據帶來的影響,在本月30日公布2017上半財年報表前,神戶制鋼將根據與客戶就費用負擔進行磋商的情況,來決定是否撤回2017財年業績預期。

  神戶制鋼原來預計2017財年凈利潤為35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0億元),然而違規導致巨額損失的風險正在上升。據報道,JR東日本和JR西日本兩大鐵路運輸集團擬要求負擔更換零部件等所需費用,汽車廠商如果進行產品召回(免費回收及修理),預計也將提出相同要求。此外,一旦被追究刑事責任,神戶制鋼還可能被處以巨額罰款。


  波及范圍廣泛

  由于神戶制鋼擁有大量客戶,其中不乏海外客戶,公司造假丑聞掀起的風暴,不僅席卷了日本的汽車、新干線、飛機等核心基干產業,涉及日本的火箭、導彈、戰斗機等航天、軍工等領域,還直接影響到歐美大企業,使他們憂心忡忡。

  在日本,問題產品波及豐田汽車、三菱重工等約200家日本企業。盡管尚無安全危害出現,但公司必須在規定時間就任何安全問題向日本工業部報告,并在兩周后提供更為詳細的敘述。

  日本自衛隊很多武器裝備均使用神戶制鋼的問題產品。日本經濟產業省10日在記者會上說,收到了來自三菱重工、川崎重工、斯巴魯、石川島播磨重工集團四家企業的報告,證實其生產并提供給自衛隊的武器裝備中,使用了神戶制鋼提供的有問題的鋁、銅制品。在日本10日發射的H2A火箭上,其實也使用了上述問題產品。

  10月19日,神戶制鋼遭到日本官方認證機構“日本品質保證機構”的調查,并發現其無縫銅管沒有達到日本工業標準(JIS),該標準認證是對日本工業產品安全性的證明。


  在面臨可能失去日本工業標準(JIS)認證的同時,神戶制鋼還迎來了日本國土交通省的調查。日本媒體報道稱,10月23日,日本國土交通省開始調查神戶制鋼位于三重縣的Daian工廠,這家工廠為三菱重工研發的日本首款國產噴氣式支線客機“三菱支線客機”(MRJ)提供材料。日本政府對MRJ寄予厚望,因而在研發上極為謹慎。然而,MRJ的研發由于遇到了各類預想不到的困難,其正式上市時間,比預期推遲了整整3年。

  造假丑聞之火也蔓延到日本最引以為豪的新干線列車。JR東日本公司總裁對外表示,日本最新型的N700新干線的關鍵零部件,使用了神戶制鋼的材料, 某些鋁合金零件的拉伸強度雖低于日本工業標準規格,但遠高于載重負荷,因此安全無虞。

  由于鋁和銅在制造業領域使用廣泛,特別是鋁卷,是制造汽車、火車、飛機的主要材料,所以神戶制鋼的問題產品也“坑”慘了一眾日本“隊友”,其中包括本田、馬自達、三菱、日產、鈴木和豐田等知名車企。

  除本國企業外,國外用戶也紛紛中招。10月16日,日本日立公司生產的城市間高速列車正式在英國倫敦投入運營。首發途中,這輛高鐵不僅因為技術故障晚發車25分鐘,甚至在途中出現空調大面積漏水現象。據報道,該車輛采用了神戶制鋼的問題零件。

  通用汽車、福特、空中客車、波音等公司也憂心忡忡。空中客車公司說,沒有直接從神鋼采購產品,但正在調查供應商提供的產品是否包含神戶制鋼制品。神戶制鋼去年7月宣布,已開始向起落架大型制造商法國賽峰公司提供鈦部件,用于空客新型客機A350XWB的起落架。


  10月18日,歐盟航空安全局發布聲明,建議相關企業暫停使用神戶制鋼產品。該機構在聲明中表示,由于神戶制鋼數據造假已有多年,涉及產品廣泛,據此歐盟航空安全局提醒歐洲航空企業注意這一事件并提出“初步建議”:建議從事設計、制造和維護的相關企業“仔細檢查供應鏈”,以確定是否及何時使用了神戶制鋼產品。同時,這些企業應把結果通報給客戶和主管部門。歐盟航空安全局還建議相關企業,“如果有替代供應商,應暫停使用神戶制鋼的產品,直到涉事產品被確認合格”。

  美國司法部也已著手調查神鋼產品在美國市場的使用情況,16日要求神戶制鋼美國分公司提交相關產品資料。神戶制鋼在10月17日的聲明中稱,會全力配合司法部的調查。

  據稱,潛在受害的大約500家企業將就相關產品更換和檢查的費用陸續向神戶制鋼尋求賠償。其中“海外客戶尤其是美國和歐洲的大客戶索賠數額將尤為巨大。”


  審視“日本制造”

  曾幾何時,人們為擁有一件“日本制造”感到驕傲,日本制造仿佛是“精益求精”的代表,“完美工藝”的化身。然而,一系列知名企業相繼曝出造假丑聞,令過去以“高品質”為賣點的日本制造業遭受拷問。

  日本政府日前表示,希望神戶制鋼篡改數據的丑聞快速解決,并且對日本制造商的聲譽感到擔心﹐因為這一事件將使這些企業難以證明將工廠留在日本國內的合理性。

  神戶制鋼社長川崎博在10月12日的記者會上表示,“神戶制鋼的信譽已降為零。” 日本經濟產業省制造產業局局長多田明弘12日稱﹐一些人已經表示﹐神戶制鋼的數據篡改丑聞,可能影響對日本制造業的整體信任度﹐日本經濟產業省非常擔心這一點。

  隨著神戶制鋼數據造假事件的深入調查,近日,四家日本汽車制造商集體發布對外聲明,稱神戶制鋼供應的鋁部件沒有安全問題,希望借此消除消費者對產品質量的擔憂,不要給日本汽車業再增加不必要的新麻煩。


  英國《金融時報》羅列了近兩年一連串令“日本制造”黯然失色的造假丑聞,其中很多都與日本汽車業制造業相關:

  上個月,日本國土交通省調查發現,日產汽車使用無資質員工負責整車檢查,日產不得不宣布停止銷售6萬輛新車。今年6月,全球最大的安全氣囊制造商日本高田公司申請破產,該公司因為氣囊存在安全隱患,導致大眾、通用汽車等多家公司被迫召回數百萬臺汽車。去年4月,三菱汽車倒在“燃效門”之上,該公司承認,對旗下多款汽車的油耗數據弄虛作假,而這一造假行為持續了25年……


  新加坡《海峽時報》稱,“盡管暫時沒有安全問題,但這一事件已嚴重波及日本制造業的名聲。”美國《紐約時報》也評價道,神戶制鋼數據造假,破壞的是整個日本制造業的聲譽。

  《日本經濟新聞》在題為《“日本制造”到底出了什么問題?》的評論中,反思走向世界的日本生產經驗和模式存在極限。該報的另一篇文章則表示,社會對企業丑聞的態度越來越嚴苛,一個丑聞不但關系到企業自身的存亡,還會讓不知道產品有問題而采用的客戶企業失去信譽。日本制造業一向引以為豪的企業自律、自凈、自我糾偏能力正在受到嚴峻考驗。

  個案不能得出日本制造業能力下降的結論,但一系列個案尖銳地反映出日本企業和日本社會很多共性的問題。包括企業的職業道德在內,日本社會這些年在走下坡路,由于原來水準較高,走下坡路的現象未能引起人們足夠的警覺。

  在一系列丑聞中,涉事日本企業紛紛給出了“內部管理、高管品行、業績壓力”等原因。眾多日本制造業中的領軍企業曝出篡改、造假、隱瞞、謊報等丑聞,無疑暴露出日本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深層危機。


  德國咨詢巨頭羅蘭貝格的一項統計顯示,日本企業的單位時間生產效率已降至歐美的2/3左右。羅蘭貝格日本法人社長長島聰指出,“受各自為政和組織封閉化的影響,工作產生重復的情況很多,結果導致了很多浪費”。在他看來,日本制造企業過去追求的全球市場占有率,逐漸讓位于資本收益率。“今后,日本企業如何轉型、日本經濟如何升級,已成為決定日本是復興還是沉沒的重要因素。”長島聰還說,日本制造業的“墮落”是全球化大潮下日本經濟環境巨變的冰山一角。

  日本立正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苑志佳認為,制造業問題頻出的根源,在于日本制造業內部的金字塔型分工。他認為,制成品企業在塔尖,材料和零部件供應商在塔底。長期以來,最終制成品企業習慣于以犧牲材料和零部件供應商的利益來追求自身的產品換代,要求材料和零部件供應商在技術和成本上跟進。而進入本世紀后,雖然工業制成品技術革新日新月異,但供應商們卻越來越跟不上龍頭企業的節奏。開發新材料等需要巨大投入,而這些企業已不堪重負。

  日本輿論認為,從被吹捧為“日本第一”到持續20多年的經濟低迷,嚴峻的現實沉重地打擊了日本國民的士氣。企業內部普遍出現員工士氣低落、職業道德下降的現象。員工的責任感和“熱愛公司”的精神,已經大不如前。無論是產品質量的數據造假,還是反映企業盈虧的財務數據造假,共同點都是為了制造一個成功的假象。日本企業以前與美、德等發達國家比質量,現在又面臨中國企業的競爭。中國產品的質量不斷上升,使日本領先的空間越來越小,這種環境下產生的焦慮感,令日本企業更加希望加強和維持自身的成功形象。當實際做不到的時候,就走上了造假之路。

  此外,全球制造業都處于升級轉型之中。科爾尼管理咨詢公司日本業務負責人梅澤高明說,日本制造業的問題在于沒有推動業務戰略和盈利模式的升級,而只是僅僅改變了達到目標的管理模式。總之,在經歷制造業空心化后,日本仍在尋找制造業的生存之路。


來源:經濟參考報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下一篇: 全球鋼市持續大漲走勢
上一篇: 長江經濟帶打造世界級產業集群
彩客网电脑版本